期货是什么意思-期货怎么玩-期货交易入门知识-期货从业资格考试
欢迎访问远方期货网站!祝您早日掌握财富密码!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期货交易入门 > 期货交易策略 > J.L.李佛摩这处人

J.L.李佛摩这处人

yfqh 2022-06-06 期货交易策略 249 ℃ 0 评论

银色的巨鸟划过天际,往西飞向劳德岱堡,下面湾流(Gulfstream)和大西洋间明丽的色彩盐分壮观。巨无霸客机抵达目的地的最后一段航程中,我整个人陷入椅背,想着这次趁圣诞节假期,到佛罗里达钓鱼的真正目的。我渴望见到一位别人称这为J.L.的同行。我到这里来,是因为他过去也常到这里来。

我可以想像1920年代他在黄金岁月的模样―――高瘦的个子,拼劲十足的热情,坐在从纽约驶向佛罗里达快车的窗边。他心里期待着钓鱼打发时间、跟好友相聚、放松身心并深思的日子―――最重要的,是在华尔街和芝加哥舞台上的英雄战役后,找个喘口气的时间,即使十分短暂也没关系。他的名字叫做李佛摩

(JesseLauristonLivermore)。

这个世纪,不少才华洋溢或幸运的市场操作者,都有过令人兴奋和嫉妒的平仓动作,赚了七位数字的财富(当然是小数点左边的七位数)。我自己在少之又少的场合中,很幸运地能跻身于这精英分子之列。可是李佛摩那一类人物,只有他一个。以他艺高人胆大的操作,涉及范围和规模之广之大、以他买卖时严守纪律和算计之精准、以他一向独来独往不受他人左右的独行侠风格来说,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一个操作者能出其右。

他出生在1877年的美国麻州史路贝利(Shrewbury),是贫穷农家的独子。十四岁的时候,他出外谋求差事:在波士顿一家经纪公司里当看板填写员,周薪只有三美元。从一开始这么个不显眼的工作做起,再加上好几年在东岸一家投机经纪商操作畸零单(oddlots)的学徒生涯,这位沉默、专注的年轻人,成了本世纪初三十年中,最叫人敬畏、赞叹的市场操作者。

李佛摩的整个宇宙就是价格的波动―――包括股票和商品―――和他的最爱:精确地预测这些价格。那个时代中最伟大的金融评论家之一的戴斯(EdwardJ.Dies)指出:“即使李佛摩身上的每一块钱都被抢光,只要经纪商给他一点点小小的贷款,把他关在房间中,给他报价资料和几支电话,经过几个月的热络市场波动后,他又会抱着一堆新的财富再出现。

从1959年我开始在华尔街混饭吃的日子开始,李佛摩就是我崇拜的英雄。我开始钻研价格分析和操作方法时,李佛摩就是我不曾谋面的教练和恩师。跟许多投资人一样,他的战术、策略和市场哲学,影响我甚大。

“市场只有一边,不是多头的一边或空头的一边,”他曾写过这么一句话,“而是正确的一边。”这个基本哲学已经深深铭刻在我心底,难以抹灭。每次我看到有人长篇大论、言不及义,所谈过分集中在争议上,而不谈务实的市场分析和策略时,就会想到这句话。

跟大多数操作者一样,我也常常面临要保留哪个仓位、清掉哪个仓位的决定。这一方面,李佛摩有一段精辟入理的话,描述他自己所犯的错误,一针见血地给了我们建议:“我竟然做过这种错事,做棉花亏损了,而我还留在手里,小麦有利润,而我竟把它卖掉了。各色各样的投机大错中,很少像有了损失还要去摊平那么严重。我们务必记住:凡是有损失的,都要卖掉,有利润有,都要留着。”

不过李佛摩留给投资人最重要的教训,是包括投资目标在内的整套策略。现在操作者愈来愈仰赖强有力的电脑和相关的软体,他的看法愈发显得重要。即使是没什么经验的操作者,也常根据不断跳动的电脑图形在进出。

我们不妨来看看李佛摩的智慧:

在华尔街打滚多年、赚了几百万美元,也赔过几百万美元之后,我要告诉你这些话。我能赚那么多钱,靠的还是我的想法,而是我的坐法。听得懂这句话吗?我一直坐得纹风不动。看对市场正确的一边,根本不算什么大本领。我们总是能看到多头市场里面,有很多人老早就做多,空头市场里,也有很多人老早就放空。我知道有很多人在恰到好处的时间做对了恰到好处的事情,他们开始买进和卖出的价位,正是能赚最多钱的地方。可是他们的经验总是跟我一样,也就是说,他们根本没赚到什么钱。能够做对事情,而且

能守住的人不多见。他觉得这是最难学的一件事,可是市场操作者只有真正懂得这件事,才能赚大钱。操作者懂得了怎么去操作,赚几百万美元易如反掌,而且比他在不懂得操作时赚几百块钱还容易。

可是李佛摩最重要的智慧,是显露在下面这一句话中(我总是觉得这句话指的不只是市场操作而已

―――也许那正是人生的至理):对我来说,赔钱是各种困难中最轻微的一个。认赔亏损之后,赔钱再也不会困扰我。做错事―――不认赔―――才会伤害口袋和心灵。

很遗憾的,我的佛罗里达钓鱼之旅太短暂了,一个星期后,我又回到了忙碌的纽约市。垂钓时,等着大鱼上钩的时候,我不断想起李佛摩和他到佛罗里达钓鱼的情景、他的策略,以及他那深邃的市场智慧。虽然他抓到的鱼无疑地比我还多,可是有件事我一定比他强,那就是我可以研究和享受他的著作和文章,他却没有这方面的著作足以参考。

欢迎评论